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新闻资讯  财经资讯财经资讯

突发“打脸”!华能清能院发布澄清声明 大牛股奥联电子断崖暴跌!

网络 2023-02-21 15:02:14 财经资讯 已有人查阅

导读“关键人物”胥明军竟然履历造假!大牛股奥联电子布局钙钛矿的雄心惨遭合作方打脸。2月21日上午,中国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华能清能院”)在官微发布澄清

“关键人物”胥明军竟然履历**!大牛股奥联电子布局钙钛矿的雄心惨遭合作方打脸。

2月21日上午,**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下称“华能清能院”)在官微发布澄清声明,称其与奥联电子无**合作协议、技术交流和业务往来。其表示,胥某简历中有关华能清能院的描述严重不实,胥某未曾受邀到访华能清能院,也未曾参与华能清能院钙钛矿中试线的**设备调试和工艺研究,公司与其个人亦无**业务往来。

此前,多位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钙钛矿业内人士表示,胥明军的简历美化太多了。

受上述消息影响,奥联电子股价迅速跳水,截至午间收盘,其跌幅为16.03%。

值得一提的是,奥联电子似乎本来就知道胥明军的情况。上市公司与胥明军的合资公司中,胥明军以货币出资250万元,股权占比仅为5%。

本报曾在2月11日发布报道《狂飙200%,深交所出手!》,质疑奥联电子宣布跨界钙钛矿电池一事。

华能清能院重磅澄清

股价**2倍后,奥联电子透露了钙钛矿项目关键人物胥明军的从业经历及相关业绩。

根据披露,胥明军的主要业绩中有两条跟华能清能院相关:一是指导完成华能清能院550×650mm钙钛矿电池组件中试线工艺设备设计;二是指导华能清能院550×650mm钙钛矿电池组件中试线效率验收达标,**认证效率达到16.8%。

奥联电子的披露很快被华能清能院“打脸”。

2月21日,华能清能院在官微发布澄清声明:其与奥联电子无**合作协议、技术交流和业务往来。其公告中胥某简历中有关华能清能院的描述严重不实。胥某未曾受邀到访华能清能院,也未曾参与华能清能院钙钛矿中试线的**设备调试和工艺研究,本公司与其个人亦无**业务往来。

华能清能院在能源界颇为知名。官网显示,华能清能院全称**华能集团清洁能源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是**华能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清洁能源技术研发机构。2022年6月,由华能清能院主持编制的中电联《钙钛矿光伏组件》标准获得专家组审核通过,这也是我国**钙钛矿光伏组件的通用技术标准。

华能清能院进一步表示,不存在“指导华能清能院 550×650mm 钙钛矿电池组件中试线效率验收达标,**认证效率达到16.8%”等相关事实,且文中“16.8%”的认证效率数据为杜撰数据,与公司认证数据不符。

“众能系”经历含金量几何

对于胥明军在钙钛矿电池行业的任职经历,奥联电子在回复函中披露了三段,分别为杭州众能光电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众能光电”,任职顾问)、无锡众能光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无锡众能”,任职副总经理)、浙江众能光储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浙江众能”,任职生产总监)。

在具体项目上,胥明军完成南京市江宁区产业化落地技术支持(落地实体为江苏众能半导体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江苏众能”);指导众能光电完成1100×1300mm钙钛矿电池100MW试产线装备设计;完成无锡市锡山区产业化落地技术支持(落地实体为无锡众能);完成无锡众能钙钛矿电池实验室建设;指导众能光电完成壹号实验室实验线工艺装备生产。

显然,“众能系”才是胥明军从业的最主要经历。那么,众能光电、浙江众能、无锡众能之间是什么关系?胥明军在其中又扮演了什么关键角色?

记者查阅天眼查,众能光电成立于2015年8月,**大股东为杭州信客科技有限公司,实控人为何小英。浙江众能成立于2021年11月,其**大股东杭州早鸟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杭州早鸟”)持股60%。无锡众能成立于2021年12月,控股股东为浙江众能(持股51%)。

杭州早鸟的三位股东为何小英、付超、王攀,三者也出现在上述“众能系”公司股东或法人等序列中。不管是杭州早鸟还是“众能系”**司的法人、主要人员、股东中均没有出现“胥明军”这个名字。记者进一步用“胥明军”作为关键词查询,其名下出现了一家企业早鸟信息技术(杭州)有限公司,股东包括胥明军、刘明智、马永强。

看起来,至少在股权、高管等公开层面,胥明军跟“众能系”、杭州早鸟似乎没有交叉关系。那么,胥明军究竟在“众能系”是什么角色?

“这段经历美化的太多了。”对此,一位长期从事钙钛矿研发、熟悉产业界动态的资深人士表示,胥明军主要钙钛矿相关履历在“众能系”,不太可能对**设备了解、还能完成设计。“众能光电用于实验室开发的小设备确实卖得不错,但在大设备制备上还欠缺经验,制造能力还没有通过验证。”该人士强调。

此外,针对其“完成100×100mm钙钛矿电池组件实验线**工艺设备国产化研制”的业绩,一位研究钙钛矿电池的大学教授则给记者反馈,用于实验室的设备“自己组装一下就行”,也不必强调“国产化研制”。

草率转型早有预兆

在回答深交所关注函时,奥联电子表示公司进入钙钛矿电池领域的核心竞争力体现在单个设备的自主设计能力、整套产线设备的集成能力等方面,产线中单个设备通过自主研发设计并委托**通用设备厂商生产获得,公司的整体产线成套设备成本控制能力较强、成本较低。

对此,某钙钛矿头部企业的高管对记者表示,公司提到设备能力,就应该详细披露能生产哪个设备,是否有相关专利,过往的设备开发经验,开发路线图及时间表。毕竟,钙钛矿电池产线所用设备的生产难度不一,核心设备如涂布机、PVD和激光设备等难度较大。尤其是涂布机设备,目前**外**几家厂家的产品能够满足市场需求。

奥联电子的产能规划,亦对资金提出了不小的要求。奥联电子规划在2023年实现50MW钙钛矿中试线投产,2024年600MW钙钛矿装备和120MW钙钛矿电池组件生产线投产,5年内形成8GW钙钛矿装备和2GW钙钛矿电池组件生产能力……

“由于50MW产线与120MW产线产能接近,业内一般不会这样设计研究节奏。通常来说会先建设10MW产线,然后建设百兆瓦级别产线。”一位钙钛矿专家表示,这样的规划显得“不太专业”。投入方面,钙钛矿电池50MW中试线投资额在1亿-1.5亿元,120MW产线投资额在2亿元左右,10GW线投资额则高达上百亿元。

记者查阅,截至2022年三季度末,奥联电子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仅为1.01亿元。在盈利能力方面,公司2022年1-9月份的归母净利润为2090.71万元,同比下降33.03%。

奥联电子的合资公司股权设置(胥明军以货币出资250万元,股权占比5%),也侧面反映了胥明军“关键性”,或许并没有上市公司说的那么高。

有业内人士就质疑,上市公司给胥明军的股权份额如此低,或许就说明胥的“关键性”没有那么高;另外一方面,这也反映出,上市公司或许就没有打算花大价钱邀请真专家,没有打算认真布局钙钛矿业务。“真是资深人士,现在拿个PPT出来融资,估值都是一个小目标起的。”

记者从智慧芽查询到,胥明军名下专利共有5项,其中3项为军事及无人机方面专利,另外2项分别名为“一种控制光伏辅助并网发电系统发电的方法”“一种用于光伏辅助并网发电的控制器及使用其的发电系统”。在两项光伏相关专利文件中搜索“钙钛矿”,均无结果,且两项专利均于2017年4月21日失效。

对于奥联电子遭打脸一事,已在投资者中引发轩然**,甚至有股民表示“坐等赔偿”。

由于奥联电子短期股价因涉足钙钛矿而**,其间的信息披露显然不充分,后续被深交所问询后,回复又涉嫌虚假披露,这是否故意为之?还有待监管层深入调查。

本文标签:

很赞哦! ()